中文  |  ENGLISH  |  企业邮箱    
新闻中心
集团动态
媒体报道
行业资讯
行业资讯
同联集团 >> 新闻中心 >> 行业资讯 >> 浏览文章 

健康服务业:谁来分享这场8万亿的盛宴?


   
    “到2020年,健康服务业总规模达到8万亿元以上。”上周出台的《关于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的若干意见》,又开启了一场盛宴。最先作出反应的就是A股市场,涉及的概念股以股价上涨甚至涨停作为回答。
    而事实上,对于民营资本进入这个产业而言,还有很长的路要探索。本专题以最被社会资本看好的领域——民营医院为切口,关注一个个疑问:谁能加入这场盛宴?需要什么样的条件?能分享到多少?

    民营医院,下一个金矿?
    从产业链上下游整合的角度来看,医院成为了健康服务产业中,最被社会资本看好的领域。在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刘国恩看来,医疗服务行业在社会资本准入问题上,存在着很多体制方面的问题,而“此次国务院出台的文件,有针对性地破除民营资本的壁垒”。
    10月14日,国务院印发《关于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的若干意见》,首次提出发展健康服务业的概念,并向整个社会开放。民营医院成为这一政策最大的获益者之一,一方面归因于医院在整个产业链的特殊位置,另一方面则因为健康产业的发展,亦会推动医院体系的变革,让民营医院拥有更多突破阻碍发展的“玻璃门”的机会。

    市场反应:最大利好
    在A股市场,一共有12家企业涉足民营医院投资。国务院印发《关于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的若干意见》后,它们的股价普遍上涨:比如以零售业起家的开元投资因为投资了一个民营医院,就迎来了两个涨停板;作为医药行业的领军企业之一,复星医药因为此前在民营医院方面的收购动作,股价亦于昨日攀上新高。
    民营医院正成为一块需要抢食的蛋糕。
    10月16日晚间,A股上市企业贵州百灵公告称收购贵阳市天源医院100%股权——这让它赶上了“民营医院概念”这班车。
    在A股市场,一共有12家企业涉足民营医院投资。10月14日,国务院印发《关于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的若干意见》(以下简称意见),让这些企业成为了A股投资者最爱的“题材”,它们的股价普遍逆市而涨:比如以零售业起家的开元投资因为投资了一个民营医院,就迎来了两个涨停板。
    不止一位受访者告诉记者,《意见》对于民营医院来说,是“非常重大的利好”、“最大的政策红利”。
    在《意见》中,首次提出要发展健康服务业的概念,并提出在2020年,这个产业规模将达到8万亿元以上。而为了促进产业发展,意见明确指出健康服务业“凡法律法规没有明令禁入的领域都要向社会资本开放”。而在准入之外,亦从金融、税收、人才、土地等方面,给予民营机构更多优惠政策,甚至详细的规定,非公立医疗机构用水、用电、用气、用热实行与公立医疗机构同价政策。
    在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刘国恩看来,医疗服务行业在社会资本准入问题上,存在着很多体制方面的问题,而“此次国务院出台的文件,有针对性地破除民营资本的壁垒”。
    从产业链上下游整合的角度来看,医院则成为了健康服务产业中,最被社会资本看好的领域。一方面,它直接和消费者接触,有更大的影响力;另一方面,医院在市场中占有巨大的份额,据中国医院协会副秘书长庄一强透露,仅在国内药品销售市场上,医院占据了80%的份额。
    对“民营医院”情有独钟的企业并不在少数。作为医药行业的领军企业之一,复星医药因为此前在民营医院方面的收购动作,股价于昨日攀上新高:10月10日,复星出资不超过人民币6.93亿元拿下佛山禅城中心六成股权;而在此前的9月3日,复星医药还收购了广州南洋肿瘤医院有限公司50%的股权。
    该公司董事长陈启宇表示,将在华南打造民营医院集群,“这将为公司医疗服务板块的后续发展打下更好的基础。”但复星医药的布局远不止于此。2010年,复星医药通过与美中互利战略性合,获得了其旗下和睦家连锁医院,进入民营医院领域,其后又相继并购整合了安徽济民肿瘤医院、岳阳广济医院、宿迁钟吾医院等民营医院。
    与复星一样,上市公司独一味也在今年开始加速布局民营医院:今年年初斥资1.2亿元拿下四川红十字肿瘤医院肿瘤中心15年85%经营收益权,随后又在今年年中拿下了四川3家医院100%股权。
《意见》的发布,还给予这个行业更多的想象空间。一位复星医药的内部人士告诉记者,复星内部判断近几年是迅速发展民营医院的难得的时间窗口:“民营医疗机构的高速发展,将会成为国内医疗服务行业的重要补充,这既符合国家政策的要求,也符合医疗服务市场多元化需求的要求。”
    一位业内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,在谈到《意见》产生的后果时,他甚至用了“三多”来预计未来的景象:民营医院多了,跳槽医生多了,看病的选择越来越多。

    现实:等待被打开的“玻璃门”
    2012年,我国有民营医院9786家,比2011年增加1000多家,但诊疗人次仍只有2.5亿人次,远远落后于公立医院的22.9亿人次。这正是此次《意见》发布的背景。在中国医院协会副秘书长庄一强看来,此番出炉的政策,在税赋、科研等方面,民营医院与公立医院公平竞争,又有了新的突破。
    当人们描绘未来景象时,他们往往是在不自觉地描绘现实的缺失。
    浙江被视为民营医疗机构发展较好的省份。在杭州,民营医院也似乎成了生活的一部分:巨幅的整形美容广告,常常会占据非常好的户外广告位;而在闹市区,也能见到正在营业的民营医院。
    不过,不得不指出的是,虽然在中医、口腔、医疗美容等特定的专业领域,民营医院的力量已经不弱于公立医院,但杭州乃至浙江仍少见大型民营医院的身影。在业内人士看来,民营医院的发展速度也低于预期。
    记者从杭州市卫生局获得的数据显示,目前,杭州共有1228家民营医疗机构,其中民营医院有132家,民营医院的核定床位4764张,已占全市总核定床位的13.28%——这一比例大致与浙江全省的比例相当:截至去年年底,浙江共有民营医院419家,床位20504张,占全省总床位的12.5%。
    早在2004年,杭州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就颁布了《关于鼓励民资外资兴办医疗机构的实施意见》(以下简称实施意见)。此次国务院《意见》中的一些重要理念,已可以在这份《实施意见》中见到。譬如《实施意见》中规定不限制办医主体、类别、兴办数量、设置区域,就大约等同于《意见》中的“放宽市场准入”。《实施意见》中还对民营医疗机构税收减免、医保定点、用地等有明确规定,还强调在医院等级评审、人才引进、技术职称评定、参加学术组织及学术活动等方面,民营享有与公立的同样待遇。
    2006年,杭州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又颁布了《关于促进民营医疗机构健康发展的实施意见》,对一些鼓励政策上进行了细化。
    但先行一步的政策并不能解决所有的现实问题。
    譬如,人力资源是医疗服务行业中最重要的资源,但最优秀的医生往往难以从公立医院的人事系统中流出。杭州为了突破这个障碍,也实施了鼓励医生多点执业的政策,副主任医师以上的医生,可以选择在三家医院执业。但实施起来仍有不少难题:一方面,大多数医生的工作已经非常繁忙,难以抽身;而另一方面,即使医生选择去其他医院执业,也往往找不到具备相关团队、设施的民营医院,“一场手术都没法做”;“医生的所属单位往往也不希望自己的医生去别的医院执业”。
    这样的障碍,在业内被称为“玻璃门”,看似简单,但突破不易。这实际也是全国民营医疗机构正遇到的困境。
    2010年底,国办就发布过《关于进一步鼓励和引导社会资本举办医疗机构的意见》。但公布的数据显示,2012年,我国有民营医院9786家,比2011年增加1000多家,但诊疗人次仍只有2.5亿人次,远远落后于公立医院的22.9亿人次。
    这正是此次《意见》发布的背景。在中国医院协会副秘书长庄一强看来,虽然“非公立医院发展的玻璃门仍然存在”,但此番出炉的政策,在税赋、科研等方面,民营医院与公立医院公平竞争,又有了新的突破。
    《意见》也成为一个非常明确的信号。杭州市卫生局的一位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,杭州正在制定新的鼓励民营医疗机构发展的政策,“国务院的《意见》肯定会降低我们工作的难度。新事物肯定存在着阻力,但现在我们可以说,这是国家明确的发展方向。”

    新制度:从上下游寻找途径
    迪安诊断下一步将开设第三方影像检测中心:医院将不再需要购买昂贵的影像设备,病人也不用排一整天队去做一次检测。在整个健康领域中,像这样探索新商业模式的民营企业并不少,而成功的新商业模式,也会让公立的医院去改变自己的运作模式。
    如果把目光放到整个健康行业,《意见》的意义并不仅仅止于一个信号。
    10月14日之后,迪安诊断的董事长陈海斌接到了好几个电话,“都是来自卫生部门的领导,邀请我们去合作的。”
    迪安诊断是一家提供第三方检验服务的创业板上市公司。第三方检验服务是一种可以改变医院形态的商业模式:医院把检验服务外包给迪安,每天只需要把检验样本送至迪安开设的检验中心,即可第一时间拿到检验结果。和传统的模式相比,这种模式可以减少医院在检验设备、药剂、人员上的投入,而在检验项目、质量、速度上都能得到提高,检验成果也可以在不同医院中通用。迪安目前已在全国设立13个服务网点,和全国5000多家医院合作,其中二级及以下医疗机构占了八成以上。
    此前,由于没有明确的政策规定,推广这项服务的难度颇大。迪安在某个省份设立检验中心,光报批就花费了一年时间。而在此次《意见》中,第三方服务则被明确为需要大力发展的健康服务业的“相关支撑产业”。
    《意见》中提出发展健康服务产业的概念,除去传统医改涉及医疗服务业以外,还拓展到上下游的健康养老服务、医疗商业保险、医疗器械、医疗信息化等行业。
    刘国恩看来,制度设计是这份文件的最核心部分,在现行以疾病治疗为中心的医药卫生制度基础上,拓展大生命全周期的健康管理。
    他指出,在医疗服务业方面,全球的平均值是10%,中国目前医疗支出所占GDP总值为5%左右。“如果以全球的平均数作为参照值,中国还有5%左右的发展空间。如果这5%的发展空间都是解决医疗问题,以人生病为经济来源,那么人们福利并没有提高。”所以应该把资源从医疗转向更广泛的健康领域。
    而发展健康服务业的另一层优势则在于让市场发挥更多的优势。刘国恩认为,以往医疗一直是政府占有主导地位,而健康服务的力量则主要来自于社会。“健康服务业发展可以使医疗资源配置与使用效率上得到提高,促进医疗服务效果,减轻老百姓看病负担。”换一个说法,发展健康服务业,就是从上下游来寻找途径,来解决目前医疗改革遇到的难题。
    陈海斌告诉记者,迪安下一步将开设第三方影像检测中心:医院将不再需要购买昂贵的影像设备,病人也不用排一整天队去做一次检测。实际上,在整个健康领域中,像这样探索新商业模式的民营企业并不少,而成功的新商业模式,也会让公立的医院去改变自己的运作模式。
    杭州市卫生局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:“公立医院改革正在推进,所以我们希望更多的民营资本进来,能产生鲶鱼效应。一定会有些新的模式诞生。”


法律声明 | 隐私条款 | 联系我们 | 网站收藏 版权所有 同联集团 辽ICP备19015800号-1
沈阳同联集团有限公司 电话:86-024-24311786 邮箱:tl_keli@hotmail.com   Hwang0404@hotmail.com
地址:辽宁省沈阳市大东区东顺城街育才巷18号 邮编:110042